当前位置:366行业资讯网首页>床上用品买什么牌子好>我国交通运输业的地位

东莞展览公司招聘

书名:典当行门头|作者:笑无语|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00:20:02|字数:3896字

    

  陶氏杜邦“分家” 全球最大化工巨头“一拆为三”

  李哲

  全球最大化工巨头拆分重组尘埃落定。

  美国东部时间6月3日,伴随着纽交所铜锣响起,科迪华农业科技(以下简称“科迪华”,NYSE:CTVA)宣布成功完成从陶氏杜邦公司的拆分,独立上市。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继承了杜邦先锋、陶氏益农等资产的科迪华将成为一家专注于农业科技的全球公司。至此,杜邦与陶氏历时42个月,涉及资本超过1300亿美元的合并拆分工作终于落下帷幕。

  事实上,2015年前后,国际农化市场开启了一次大规模并购浪潮。拜耳收购孟山都、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杜邦与陶氏合并。其中,杜邦与陶氏的合并无论是历时时间还是涉及金额都成为并购之最。如今,这几起并购的余波仍在发酵,拜耳深陷草甘膦致癌风波,中国化工承担着高杠杆收购带来的大量负债,而杜邦与陶氏则在合并后分拆为三家公司。

  打破全球化工格局

  面对内外双重压力的杜邦和陶氏,共同策动了一次全球化工市场最大的合并案。

  2015年,对于国际农化巨头而言注定会是难忘的一年。这一年,巴斯夫全年销售额下降5%;陶氏化学净销售额为487.78亿美元,同比下降16%,其中,农业科学销售额为63.81亿美元;杜邦公司销售额下降11.5%,其中,杜邦农业业务的总销售额为97.98亿美元,同比下降13.3%。

  事实上,2015年,全球农化市场一片萧条。记者了解到,2015年,几乎所有地区的农药市场销售额都出现下滑。其中,欧洲作物用农药市场跌幅最大,同比下降15.8%,拉美地区作物用农药市场同比下降10.3%,亚洲市场作物用农药销售额同比下降3.7%。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陶氏化学CEO利伟诚拨通了杜邦临时CEO溥瑞廷的电话。不久,2015年12月,杜邦公司与陶氏化学共同发布了平等合并寻求后续分拆的计划。对于这一举动,利伟诚表示:“在过去十年中,我们的整个行业经历了构造变化,不断发展的世界呈现出复杂的挑战和机遇。这项交易将改变我们行业的游戏规则。”

  这一激进的举动让陶氏杜邦公司超越当时的巴斯夫成为全球最大的化工企业。事实上,在外界看来,杜邦与陶氏的联姻,更像是激进投资者之间促进的结果。

  2015年10月,杜邦公司原CEO柯爱伦在杜邦公司迎来五年来最差业绩表现时黯然离职。此前,2015年1月,作为杜邦公司主要股东的对冲基金特里安(Trian)曾公开表达对杜邦的不满,该基金合伙人佩尔茨(Peltz)要求杜邦实施更大范围的变革。

  虽然杜邦公司当时确实在着手剥离注入钛白粉等资产,但是在基金投资者看来,这样的调整力度太小了。

  最终,溥瑞廷坐上了杜邦公司临时CEO的位置。观察溥瑞廷的履历不难发现,这正是基金投资者眼中合适的接任者。2002年至2012年期间,溥瑞廷担任泰科国际的CEO,将这家濒临破产的工业公司转变成为市场中的有力竞争者。溥瑞廷在任期间,将泰科国际拆分为Covidien、Tyco Connectivity和ADT Corporation三家专注于不同领域的公司,并将泰科国际流体控制业务与Pentair进行并购。

  与此同时,陶氏化学则在另一个基金投资者的催促下调整战略。记者了解到,对冲基金第三点(Third Point)建议将陶氏一分为二,把特种化学品和石油炼化板块置入不同的公司运营。

  面对2015年全球环境影响、油价波动的不利影响,致使全球农化市场一片萧条。此时,面对内外双重压力,利伟诚和溥瑞廷联手策动了全球化工市场最大的合并案。

  精巧的合作路线

  杜邦与陶氏的合并分拆计划相较拜耳和中国化工的“买买买”模式设计相对精巧。

  2015年,全球农化市场一片萧条之际,策动并购的不止杜邦与陶氏。2016年2月,中国化工在与孟山都的竞争中击败后者,以近430亿美元的价格公开要约收购先正达。

  在要约收购失败后,孟山都迅速调转方向,转向农化市场份额与先正达较为接近的拜耳公司。然而,最终谈判的结果再次出现反转,9月14日,拜耳以660亿美元的价格将孟山都收入囊中。

  然而,在收购完成后,无论是中国化工还是拜耳,都出现了消化不良的情况。由于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采用的是现金收购股权的方式,而2014年,中国化工的资产总额约为391亿美元,尚不足以支付先正达的要约价格。因此,中国化工选择了贷款的方式获得收购资金。而高杠杆带来的支出让收购价格从430亿美元直接飙升至超过500亿美元,将中国化工的资产负债推升至超过80%。

  拜耳在完成对孟山都收购的同时,陷入到了草甘膦产品的致癌纠纷。截至2019年4月11日,约13400名原告在美国就作物保护产品草甘膦提起诉讼。而拜耳公司的股价则在收购孟山都后至今已经下跌40%。

  反观陶氏化学与杜邦公司的合并则采用了更为精巧的方式。记者了解到,由于两家公司的市值接近,并且主营业务的重合度较高,互补性较强。因此采用了两家公司以占大约50%的股份进行合并随后再分拆为三家公司分别独立上市的方案。

  原陶氏农业部门将和杜邦农业部门组成新的农业公司,公司将以“科迪华”命名;陶氏除农业和电子材料外的部门与杜邦功能材料部门组成新的(陶氏)材料科学公司;陶氏的电子材料将与杜邦除农业和功能材料外的部门整合形成新的(杜邦)特种产品部门。这样的操作方式像极了溥瑞廷对泰科国际的调整。

  最终,陶氏化学于2019年4月1日(美国东部时间)完成从陶氏杜邦的拆分。2019年6月,科迪华农业科技完成从陶氏杜邦的拆分。至此,杜邦与陶氏的合并拆分计划基本完成。

  对于合并后又重新拆分事宜,记者联系陶氏杜邦方面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科迪华道阻且长

  如今的科迪华已经正式登陆纽交所。但是,摆在科迪华前面的道路却并不平坦。

  作为杜邦与陶氏合并以后成立的新品牌,科迪华备受关注。记者了解到,科迪华囊括了原杜邦先锋、杜邦植物保护和陶氏益农等资产。2017年,陶氏杜邦功能材料业务板块的收入接近440亿美元,特种产品业务板块的收入接近210亿美元。据科迪华提供的资料显示,2018年,科迪华净销售额达到140亿美元。

  从营收和体量上来看,科迪华都是“三兄弟”中最渺小的一个,同时,农业部门又是最让陶氏杜邦头疼的部门。

   cong ying shou he ti liang shang lai kan, ke di hua dou shi" san xiong di" zhong zui miao xiao de yi ge, tong shi, nong ye bu men you shi zui rang tao shi du bang tou teng de bu men.

  将时间调回2015年,杜邦与陶氏的合并与全球农化市场的萧条不无关系,而整合了两家公司农业业务的科迪华未来将如何发展,对此,科迪华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格雷戈?旮ダ锏侣℅reg Friedman)表示:“作为一家独立上市的全新农业企业,我们将聚焦创新审慎投资,实现收入有机增长跑赢市场平均水准,并提高投资回报率。对公司营收的增长我们充满信心,我们在2021年前实现12亿美元成本协同效应的目标,正有序按时实施进程中。同时我们也将坚定地致力于通过股息和回购相结合的方式,为股东回馈可观的资金。”

  在格雷戈?旮ダ锏侣幕坝镏屑钦咦⒁獾剑频匣苹?021年前实现12亿美元成本协同效应的目标,至于其究竟如何实现这一目标,记者联系到科迪华工作人员,并未得到明确答复。

  记者了解到,原陶氏化学的体系中,每年近17亿美元的研发费用中,有近7亿美元被用于农业板块。而在杜邦与陶氏合并后,直接削减了杜邦中央研发中心的研发经费。

  目前,在科迪华的营收中,60%营收来自种子业务,40%营收来自植保业务。目前科迪华在中国拥有1000多名员工,并在北京、上海和台北设立了3个办公室,拥有2家合资企业,业务覆盖28个省区市,服务了1000万农户。

  对于中国地区业务的发展,科迪华大中华区总裁黄田强曾表示,科迪华看好中国未来农业市场的发展前景,希望未来能在中国市场进一步发展。然而,在中国地区,科迪华的中文官方网站还处于筹建中。

责任编辑:李锋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优秀投资管理系统介绍

    灯盏香客 / 着

    “衡大叔,大家都说三十来岁正是男人如狼似虎的年纪”“所以呢?”“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很对...

  • 旅游业的行业分析论文

    浮梦公子 / 着

    其实这不过是一场由腹黑皇帝和狡黠恶女定下的一个约盟继而引发的一个故事!人人皆道,将军...

  • 酒店客房管理系统

    暮夜寒 / 着

    【种田】+【空间】+【温馨】+【致富】+【虐渣】被炸成灰灰的莫颜重生到了古代,成了正...

  • 纳米半导体 实际应用

    悠然世 / 着

    本书出版名《美人思无邪》,天猫购买地址=a1z10.1-b.w11350767-15...